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时尚

九鼎狂尊 百一十七章 怒火的限度

2020年02月15日 栏目:时尚

九鼎狂尊 百一十七章 怒火的限度一连十多天的时间,青灵儿居然都住在了丹臣与药臣的府邸,并且在这十多天的时间里,冷雪雁几乎连房门都没

九鼎狂尊 百一十七章 怒火的限度

一连十多天的时间,青灵儿居然都住在了丹臣与药臣的府邸,并且在这十多天的时间里,冷雪雁几乎连房门都没有出一步。

每天,一顿三餐都是青灵儿帮她送来的。

经过十多天的修养,冷雪雁也已经逐渐恢复了实力,邪云天在这十几天的时间里并没有住在这里。

据说邪云天现在是清风古院的高手。当然,他只是清风古院六鼎五阶强者中的高手,在与蛮荒学院学员的挑战中从没有败过,现在邪云天已经在学院中成为响当当的人物,就算是一些六鼎六阶的强者还有六鼎七阶的强者都围在他的身边打转。

不过,在蛮荒学院中也有一个高手,此人也是在六鼎五阶强者中接受了清风古院所有人挑战后,未曾一败之人。

传言,在交流比试的后一天的时候,两人将会进行一次双方学院的六鼎五阶强者的对决,很多人都对此投去了关注的目光。

双方的大战不仅仅决定了双方的命运与实力,并且他们的决斗还影响着两个学院的声誉,两人平时的时候都在琢磨他们的对手,想要寻找出战敌制胜的方法来。

可以说,他们两个都已经完将对方摸透了,就等着后的对决了。

在这十几天的时间中,他只回来过两次,并且他早已经住在了清风古院中。

还有三天的时间,交流比试就会落下帷幕,到时候器破天与冷雪雁都要出现在清风古院中,他们都要进行后的对决,现在他们都在静等后一天的来临。

可是,器破天却偏偏法在这个时候安静下来,一个接连一个麻烦找上了他。

“器破天,你这个懦夫,难道你只会所在乌龟壳里面不敢出来吗,你是怕了吗?”

“器破天,出来和我们决斗……”

原本器破天只想安安静静的等在这里,一直到交流比试的结束,原本他还藏得挺好,并没有让人发现他的踪迹,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不知道为什么,后他的行踪还是被暴露了。

虽然器破天从没有与蛮荒学院中的任何一个人比斗过,甚至就连清风古院中的一些人也对器破天的事情感到迷迷糊糊的,他们只是知道,器破天与清风古院的美女有很暧昧的关系,剩下的对于器破天的事情居然一所知。

可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器破天居然莫名其妙的成为了清风古院六鼎二阶神鼎武士中厉害的高手。

当蛮雪军将清风古院自称是六鼎二阶中第二高手的人击败之后,他就找到了器破天。可是几次三番,器破天都对蛮雪军避而不见,他原本是想和和气气的与器破天大战一番,可是现在器破天的行为逼得他不得不动用任何一切手段来逼迫出器破天与他战斗。

蛮雪军是一个极度好战之人,并且还是一个对实力极度渴望的人,他始终都想要做一个强大的强者。

器破天对他来说是一个挑战,曾有传言,六鼎五阶的强者在器破天的面前都不一定是器破天的对手,而蛮雪军也和六鼎五阶的强者对决过,一个普通的六鼎五阶强者或许他有应对的把握,可是他没有多大的把握能将一个的六鼎五阶强者击败。

器破天却做到了,所以他非常想要挑战器破天,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实力。

器破天越是避而不战,蛮雪军就越是想要挑战器破天,甚至器破天成为了他心中的一个心魔,若是此次不与器破天来一个对决的话,恐怕此次交流比试结束后,他都法心安。

所有的办法,凡是能用的蛮雪军都已经用过了,不管怎么样,他就是法说得动器破天与他决斗。

所以,蛮雪军想到了这个极度极端的办法,希望能逼器破天出来与他决战。

“器破天,你还真是能闲得住,人家都骂上门来了,你居然都不敢出去应战,你果然像他们所说的那样,是一个懦夫。”冷雪雁与器破天坐在一张石桌上,同时在他们的身边还有青灵儿的存在。

也许是幸灾乐祸,在听到有人在府邸外对器破天喊骂的时候,十多天没有出门的冷雪雁居然走出了房间,并且与器破天坐在了同一张桌子上。

“就算是懦夫又怎么样,他们爱怎么说,怎么说去吧,就算是骂我是孬种,也没有关系。”

“破天兄果然是一个拥有豁达的心怀的人,像你这样的男子真是世上少有,能正确面对有心人的言论,果真是不简单。”清灵儿赞赏的说道。

“器破天,你就是一个孬种、懦夫、胆小鬼……”

府邸外的骂声越来越激烈了,而且好像聚集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其实,蛮雪军完可以等到后一天的时候,双方再进行大对决,只是可惜他没有那个心情等到那个时候,他心中好战的因子正在激发着他。现在,在蛮雪军的身上下都有一种战斗的热血在流淌,一想到与器破天这个强者的战斗,他就热血沸腾,并且身心的激动。

蛮雪军深信,能够做到在六鼎二阶时就将六鼎五阶强者打败的人,一定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就算是在整个九鼎神州上,能做到这一步的人也不会有很多

,估计一个巴掌就能说的过来。

如今,蛮雪军就碰到了这样一个强者,以他的个性与好战的程度来说,就算是没有交流比试这个因素的存在,他也会想方设法与器破天进行一次决斗,以此来证实自己的实力,并且检验自己的修炼成果。

所以说,对蛮雪军而言,与器破天的战斗,他是势在必行。

听到府邸外的骂声,器破天突然抽搐了一下,差点有些呛住,他轻轻的咳嗽了几声。

“怎么样,孬种也骂出来了,你忍不住了吧。自装清高,还摆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不要再为自己懦弱的找借口了。”冷雪雁冷冷的声音丝毫不为器破天留情面。

虽然器破天能忍住,但是青灵儿却法容忍冷雪雁的态度,她愤怒的说道:“冷雪雁,你说话放客气点,破天她不是你想的这种人,他只是不想与人争斗而已。不像你这个女人,整天像是男人一样打打杀杀,一点都没有女人味。”

“你这个不男不女的人妖,有什么资格说我,我不像女人,你也不像男人,不男不女的东西。”

两人的话争锋相对,但是听到冷雪雁说自己不像男人的时候,清灵儿只是冷笑了一下,可是当她听到冷雪雁说她不男不女的时候,他法保持住心中的怒火了。

“冷雪雁,我警告你,不要以为你是女人,你就可以随便乱说话,我要你收回刚刚的话,并且向我道歉!”青灵儿站了起来,怒气冲冲的对冷雪雁说道。

“如果我说不呢!”冷雪雁也站了起来,并且在她的身上瞬间散发出来一股杀气。

“够了,都给我坐下,不要因为我的事情,让你们两个弄得如此不愉。”器破天大声的对两人说道,器破天不可能是一个圣人,他也有自己的自尊,对于府邸外那些人的骂声,他不可能动于衷。

器破天也是一个正常人,从宏观上来说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也有自己的七情六欲,其实在他的心中早就有了一种怒火,只是一直引而不发,现在看到冷雪雁与青灵儿两个人的样子,他心中的怒火终于法容忍,在此刻他也爆发了出来。

可是,青灵儿与冷雪雁两个人同时异口同声的对器破天说道:“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情,与你关。”

两人的声音同时结束,她们依然争锋相对,双眼恶狠狠的看着对方。

器破天双拳紧握,他已经有些忍不住了,可是他还是在忍着,在器破天的双眼中几乎能喷出愤怒的怒火来,眼前的石桌在器破天的眼中似乎在慢慢的变形,有一种要融化的迹象。

丹臣与药臣其实一直都在观察着这里的事态发展,此时,丹臣正慢慢的向这里走来。

“咦,这里怎么有一种战火的味道,外面的那些人就已经够烦人的了,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气火太旺盛了,真的该给你们降降火了。”

丹臣将目光从青灵儿与冷雪雁的身上移到器破天的身上:“小子,这么就沉不住气了?其实,我可以帮你把外面那些烦人的家伙赶走。”

器破天将明亮的眼神看向丹臣,在他眼中的怒火在慢慢的消失,他整个人也看起来正常了很多,心中的愤怒也在慢慢的消失。

“不用了,既然他们是冲着我来的,那就让我来解决吧!”

器破天将坚定的眼神望向府邸之外,他身上的战火也在燃烧,并且在一瞬间便向蹿升了上去。

“破天,不要冲动。”青灵儿关心的对器破天说道,但是器破天只是摇了摇头。

丹臣也向器破天郑重的问道:“你决定了吗?”

“嗯!”器破天沉重的点了点头,并且说道:“就算是我一味的退避,也不是解决办法的好对策,该面对的还是得去面对。”

丹臣看着器破天赞赏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青灵儿将关心与担忧的神色看向了器破天,冷雪雁只是冷冷的看了看器破天,就将不屑的眼神看向了其他地方。

器破天一步一步向外走去,他的脚步便代表了他心中的决心,青灵儿也没有再出口阻拦。

“你们两个难道就不想出去看看吗!”丹臣向冷雪雁与清灵儿说道。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