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军事

追问渤海溢油四大疑问仍待解

2019年06月13日 栏目:军事

追问“渤海溢油”:四大疑问仍待解8月24日,康菲石油在北京召开发布会。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总裁司徒瑞介绍,目前B平台的溢油点已经封堵

追问“渤海溢油”:四大疑问仍待解

8月24日,康菲石油在北京召开发布会。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总裁司徒瑞介绍,目前B平台的溢油点已经封堵,C平台的海底油污清理工作已经完成95%,预计在8月31日可以清理完所有的海底油污。目前康菲还未接到任何赔偿要求。 新华社 邢广利 摄  蓬莱油田溢油事故昨天有了进展:康菲石油公司就漏油事故处理进展在北京召开媒体发布会。  在持续约70分钟的发布会上,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总裁司徒瑞在“表示真诚歉意”后,用时约30分钟介绍了“进展很好的”堵漏举措及清污工作等,并表示将对溢油事件负责。但他对于溢油造成的渤海环境污染,未提供任何具体数据。截至目前,这是康菲第3次对溢油事故表示道歉。而康菲公司同时表示尚未收到任何有关赔偿的要求。  至今,渤海溢油事故已发生两个多月,然而漏油危机和公众的疑问远未淡去,包括事故如何认定、赔偿事宜如何处理等。为此,除康菲公司在发布会上公布的内容外,本报昨还采访了占蓬莱油田51%股份的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简称“中海油”)的相关部门,回应公众关注的话题。  认定:“非作业者”承担几分?  6月4日、17日,蓬莱油田B平台、C平台相继发生石油泄漏事故。后国家海洋局正式披露溢油事故,认定康菲石油为事故方。7月6日,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与中海油首度召开发布会,分别致歉,并称溢油已得到有效控制。  昨天,约70分钟的发布会,媒体问答占了40分钟左右。其中一个问题十分直接:“您认为康菲石油承担全部公平吗?”对此,康菲石油表示:“有关商务条款的问题不能说,但康菲石油是作业者,是应该承担的。中海油作为合作伙伴,在事件处理中一直协助,提供了大量船只和人力。在C平台清理中,康菲石油和中海油共同组织了监督小组,工作得非常顺利。”  蓬莱19-3油田位于渤海海域,是合作油田。康菲中国作为作业者,负责这个油田的日常管理、生产经营,拥有开采原油权益的49%,其余51%则归中海油所有。  那么“作业者”是什么概念?在石油行业,作业者的地位并非简单的施工队。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合作开采海洋石油资源条例》,作业者是指按照石油合同的规定、负责实施作业的实体。《海洋石油安全生产规定》也明确指出,作业者是指负责实施海洋石油开采活动的企业,或者按照石油合同的约定负责实施海洋石油开采活动的实体。[1][2][3]下一页[追访]  不可否认,外界疑惑的是:作为油田的合作方,“非作业者”中海油是否尽到了监督安全生产的?  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陈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回应:海洋石油作业者和承包者是海洋石油安全生产的主体。在昨天本报对中海油相关部门的采访中,对方告知:作为非作业者,中海油只参与工作计划和年度预算的制订、大型投资及重大变更的审批,并督促作业者履行石油合同。中海油将会继续督促、配合作业者康菲中国进一步落实国家海洋局相关整改要求,继续改善、提升蓬莱油田的健康安全环保绩效,坚决杜绝类似事件的发生。  此外,昨天发布会上也有媒体提问“中海油服在开发这个平台油田时做了什么工作”,康菲石油回答:中海油服公司是我们的服务商,负责钻井和钻井维修。  中海油田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正是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的子公司。  环境影响:月底才见分晓?  事故的原因并非昨天发布会的重点。在之前的8月19日,康菲石油于一份稿中表示,B平台的溢油事件非常罕见,是海底油藏与地层裂缝发生联通导致了溢油发生。  “B平台附近的一条天然断层发现海底渗油”,是康菲对起溢油事故的解释。而就C平台的溢油事件,康菲的解释是,C-20井在钻井作业期间钻遇油藏中的未预见高压带,致使约97立方米(约600桶)原油溢入海中,并在海床上沉积约400立方米(约2500桶)矿物油油基泥浆。事故发生后48小时内,已通过打水泥塞对C-20井进行了封堵,溢油随即停止。  但油污并没随“封堵”的说法而停止浮出水面。就在康菲19日发布当天,蓬莱油田海域又被发现3处油膜覆盖区域和多处海底油污渗漏点。  昨天发布会上,数家媒体揪住“溢油点是否封堵”追问,康菲石油仍然坚持“封堵”的说法。司徒瑞在发布会上介绍,目前B平台的溢油点已经封堵,C平台的海底油污清理工作也已完成95%,预计在8月31日前可以清理完所有海底油污。  而当媒体追问“事故对环境造成的影响到底有多大”时,康菲石油答复:“公司一直在做环境影响评估工作,工作正在进行,到底有多大的影响要等做完以后才有答案。”  [追访]  确认事故影响评估的时间究竟会在何时?日前,国家海洋局已牵头联合国土资源部、环境保护部、交通运输部、农业部、安监总局、国家能源局等部门,组成蓬莱油田溢油事故联合调查组,彻查蓬莱溢油事故原因。  近日,国家海洋局对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下达了《关于限期彻底排查溢油风险点彻底封堵溢油源的通知》,责成其限期彻底排查溢油风险点、彻底封堵溢油源、加快溢油污染处置。国家海洋局要求,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应在不违反停止油气生产作业、确保不对环境造成新的溢油的前提下,尽快确定并封堵B平台附近溢油源,同时抓紧时间将C平台泄漏的海底油污清理完毕,上述工作应在今年8月31日前完成。  因此,8月31日被看成是康菲公司的“期限”,而康菲也曾表示“内部调查报告”将于月底提交相关部门,并作为全球其他地区作业的经验总结。  生态赔偿:会是天文数字?  昨天发布会上,康菲公司表示尚未收到任何有关赔偿的要求,但如果有赔偿要求,“我们会考虑”。  早在7月5日国家海洋局召开的溢油事故调查处理进展发布会上,相关负责人说,按照海洋环境保护法,对于此类污染事故的处罚是20万元,但国家海洋局代表国家可向方提出生态赔偿,赔偿具体金额还要测算和评估,“有可能是一个天文数字”。  渤海溢油事故发生以来,渤海海域生态环境遭受严重破坏,渤海区域的养殖户也受到一定损失。调查显示,两面濒临渤海的唐山市乐亭县,160多家养殖户的扇贝苗死亡率高达50%。事故联合调查组日前表示,要客观、全面分析、鉴定渔民和养殖户损失情况,确定造成损失的原因,并依法依规开展索赔工作。  不过,来自民间的“公益诉讼”已经行动起来。据报道,北京律师以个人名义向海南省高院、天津和青岛海事法院,同时提出对康菲石油和中海油的溢油公益诉讼,要求其设立100亿元人民币赔偿基金。前一页[1][2][3]下一页[追访]  昨天,获悉,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30多名律师已经组成公益律师团,接受了河北乐亭、昌黎两地近200名养殖户的集体维权索赔委托。但专家分析认为,受害养殖户人数多而且分散、信息有限、财力有限,举证、索赔都面临一定挑战。即使走上诉讼程序,漫长的诉讼过程和高昂的诉讼成本也不是养殖户能独自承担的。  而对于相关赔偿,康菲公司截至昨天的态度是,由于事件目前正在调查,还无法确定漏油性质,因此很难评估究竟要为此付出多少成本和代价,但公司会配合中国政府和合作伙伴,做好后续工作。  在中海油方面,执行副总裁陈壁也曾表示,目前事件仍在调查中,至于中海油要负多少,要看事件定论,再依照中海油与康菲石油的相关合同来确定中海油的赔偿。中海油也会配合康菲和政府部门做好后续工作。  信息披露:双方尽责了吗?  康菲公司在昨天发布会上强调:今年6月发现溢油的当天,就已立即向有关政府部门报告。  据国家海洋局站显示,6月初,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即接到康菲报告,称蓬莱油田B平台附近海面出现油膜。17日,北海分局在C平台附近海域发现大量溢油。然而,康菲和中海油却一直没向公众及时说明情况,直到7月5日,国家海洋局召开媒体会,渤海溢油事件才对外公开。  为何不在时间向社会披露信息?  对此,中海油投资者关系部的相关负责人表示,中海油在接到通报后,在时间向相关政府部门通报,并应作业者的请求,全力协助作业者控制和回收油膜。中海油只是蓬莱油田的非作业者合同方,溢油事件的应急处理是由作业者主导的,公司作为非作业者,所获得的相关信息来自作业者,对于事件性质的判断也要尊重作业者的意见。而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工作人员也向本报表示,中海油是上市公司,其信息披露需要符合一定原则。  陈壁说,就溢油事件本身来说,非常罕见,在我国尚属首次,从监测数据的采集、污染面积的判断到事故原因的分析等,都需要一定时间,作业者康菲中国在较短时间内得到较为准确的结论确实面临困难。作业者和公司都希望对外公布的内容是负的,不产生误导。  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副总经理吕波也曾说:“在这一事件中,中海油主观上从未想要隐瞒真相。瞒报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追访]  昨天,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处工作人员表示,为回应公众关注、及时更新事件进展,总公司领导决定在其官方站上发布关于此次事件的专题信息,每天更新关于此次事件的信息。据统计,事件发生后,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王宜林主持召开的关于此次事件的党组及党组扩大会议已进行至少8次。  而据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此前公布的数据,目前全球海洋石油产量占总产量的1/3,而60%—70%的新增石油储量均源自于海洋。随着海洋石油开采飞速发展,海洋石油开采的高风险也相伴而至。  经历此次溢油事件,方在事故处理、信息公开、生态补偿与赔偿等方面的缺失与滞后,都值得深思。  本报驻京柳田 林环

前一页[1][2][3]

癫痫手术治疗
中医诊断
急性湿疹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