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

石家庄无震荡提前完成压减水泥产能任务

2019年05月22日 栏目:金融

石家庄:无震荡提前完成压减水泥产能任务石家庄市副市长郝竹山介绍,从去年底到今年4月上旬,石家庄市采取两次集中行动,彻底拆除“水泥走廊”上

石家庄:无震荡提前完成压减水泥产能任务

石家庄市副市长郝竹山介绍,从去年底到今年4月上旬,石家庄市采取两次集中行动,彻底拆除“水泥走廊”上35家企业,减少粉尘3073吨。这些水泥企业均具有正常生产能力,不在国家淘汰序列,由此带来的直接经济损失约10.8亿元,减少产值60亿元、财政收入3亿元。

在河北省石家庄,一条位于西部山区、排列着近百家污染企业的“水泥走廊”,成为当地干部群众的“眼中钉”。采访了解到,这个市通过制定科学补偿办法让“政府能承受、企业能接受、社会能认可”,通过差异考核机制激发广大干部干事动力。去年底以来通过两次集中淘汰水泥产能1850万吨,无震荡地提前三年超额完成全市压减任务。

科学补偿,赢得稳定

去年以来,石家庄雾霾天气多发,污染严重的时候,PM2.5和PM10监测指数几近“爆表”。石家庄市环保局一位负责人说,城市西部上风区是重要的污染源,在平山县和鹿泉市辖区内西柏坡高速两侧,一条企业数量惊人的“水泥走廊”成为治理对象。河北省提出到2017年压减水泥产能6000万吨,其中四分之一的任务落在石家庄。

据了解,太行山丰富的石灰岩资源,成为当地发展水泥产业得天独厚的条件。平山县和鹿泉市水泥产能也占到石家庄4500万吨水泥总产能的一半以上。鹿泉市委书记周永会说,水泥产业在带来经济效益的同时,极大地破坏了生态环境。化解产能,治理大气污染,就是要断了企业的念想,逼着他们把料仓拆掉,把磨机卸掉,让他们有足够的积极性去进行“二次创业”。

石家庄市副市长郝竹山介绍,从去年底到今年4月上旬,石家庄市采取两次集中行动,彻底拆除“水泥走廊”上35家企业,减少粉尘3073吨。这些水泥企业均具有正常生产能力,不在国家淘汰序列,由此带来的直接经济损失约10.8亿元,减少产值60亿元、财政收入3亿元。

如何实现稳定拆除?据介绍,石家庄制订了详细的补偿和奖励标准:对有生产许可证水泥粉末企业按每万吨17万元补偿,对料仓根据体量大小分别补偿1至5万元拆除费,对直径3米以上矿粉磨按每万吨产能补偿12万元。此外,鹿泉市还对规定时间内签订协议并按约定时间拆除完毕的企业,给予每台磨机100万元不等的奖励。为此,石家庄市级财筹备了3亿多元资金,鹿泉、平山两地财政筹备了7亿多元资金。

鹿泉市工信局局长张振平说,对于鹿泉的24家拆除企业,工信局基本上是逐个见面、介绍政策,充分调研、征求意见,仅是关于“水泥企业转型升级的意见”初稿,就修改了不下15次。鹿泉市通广建材有限公司是批被集中拆除的公司,负责人王炳钧说:“尽管外界都说水泥产能严重过剩,但公司每年生产的40多万吨水泥照样不愁卖,一年挣个两三百万元并不难。可是看到政府决心这么大,在财力紧张的情况下尽量拿出足够补贴帮助企业过渡,实在也不忍心闹。”

差异化考核,松绑减压

如此短的时间内集中关停企业必然对经济造成冲击,如何激发当地干部积极性?了解到,鹿泉市、平山县都制定了差异化考核办法为干部松绑减压。

在鹿泉市宜安镇,因为水泥厂多,2011年全镇财政收入突破亿元,是当地的“先进乡镇”。镇长梁金会说,刚动员拆企业时,一线的基层干部内心也有不理解,跟着这些企业一路风风雨雨走过来,拆一家,税收就减少了一家。水泥生产作为支柱产业,曾经为当地贡献了90%以上的税收,担心一旦经济指标下来,从考核上将不占优势。

近日,鹿泉市2013年度考核结果正式“出炉”,让梁金会松了一口气。这是这个市实施差异化考核、引入加减分制度以来的次“大考”。在这张“成绩单”上,工业主导型乡镇宜安镇虽然在经历水泥结构调整“阵痛期”,经济指标出现下滑而退出“实绩突出乡镇”,但由于淘汰落后产、积极实施产业转型为自己赢得了加分机会,获得了“突出贡献奖”殊荣。

据周永会介绍,鹿泉市把13个乡镇(区)分为工业主导型、现代服务业主导型、现代农业和生态涵养主导型三类,改变了过去唯GDP论英雄的考核格局。实行加减分制度,乡镇(区)在完成淘汰落后产能任务的前提下,每退出一个属“两高一资”型(高耗能、高污染、资源性)或限制型的企业加相应的分数;对阶段性重点工作完成迅速、出色的,适当加分;对工作落实不力或出现重大工作失误、延误并造成一定后果的,视情况适当减分。新的考核办法为曾经的老大难乡镇带来松绑机会。白鹿泉乡曾经是鹿泉市水泥原料基地,生态环境日趋恶化,多次被媒体曝光。新的考核办法实施后,这个乡被定位为现代农业和生态涵养主导型乡镇,不再考核GDP指标,现代农业项目投资、森林覆盖率等4项生态指标成为“必考科目”,关停了全部采石企业,引进了一大批休闲服务业项目。

断尾求生,力求绿色转身

周永会说,利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大机遇,他这段时间带领人员为拜访几位在京的投资商而忙个不停。淘汰关停水泥厂后腾出5000多亩土地,可以用来引进高新技术企业。

鹿泉市宜安镇党委书记薛智森说,2013年,宜安镇在转型中碰了几次壁,刺痛了他的神经。当时,经河北省工信厅推介,北京一家企业带着一个通信项目到宜安镇考察。经过考察以后,这家企业看到宜安镇处处都是水泥厂,便放弃了宜安镇给出的种种优惠条件。

平山县工信局一位负责人说,目前这个县与中国汽车工业配件销售公司初步达成合作意向,利用水泥企业拆除后土地资源,建设投资近100亿元的汽车后市场产业园区。拆除后的水泥企业,可以通过资产入股、土地入股、土地租赁等方式,参与各类项目建设。

“我在水泥行业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突然转入新行业,感觉太费劲了!”鹿泉市水泥厂老板王平文说,厂子被拆除后,准备引进葵花盘生产果胶项目,这是一个少有先例的高科技项目,目前正在等待审批。鹿泉市工信局局长张振平说,这里的水泥企业主大多是从“草根”发展起来的,对未来发展什么比较盲目,想上食品、装备加工,企业不仅缺少认知,也缺少人才,想让他们一下子转换观念也很难。过去水泥行业就很乱,转型后不能再乱了。

河北省社会科学院经济所所长薛维君说,为治理大气污染,实现绿色转型,各地加紧压减产能、断腕谋发展,按照中央要求必须坚持化解过剩产能与维护社会稳定结合,石家庄“水泥走廊”无震荡提前三年完成压减任务的做法值得借鉴。

“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大背景下,类似鹿泉市这样的北京周边地区,既面临机遇也面临挑战。”河北省政府研究室工业处处长陈万钦说,承接京津产业,迫切需要提高承接能力,的痛处就是大气污染。另外,还需要转变观念,提高服务水平,减少与京津落差。这都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

如皋白蒲镇8岁女孩走失溺亡落水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
日奥姆真理教骨干逃亡近17年两度投案无门
当女神热巴碰到张彬彬这偶像包袱掉一地啊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