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

债务减记希腊危机的救赎之路

2019年05月15日 栏目:金融

债务减记:希腊危机的救赎之路177.1%!在经过5年的救赎行动后,这一创纪录的冰冷数据却给了债权人一个残酷的现实——没有债务减记,一切努

债务减记:希腊危机的救赎之路

177.1%!在经过5年的救赎行动后,这一创纪录的冰冷数据却给了债权人一个残酷的现实——没有债务减记,一切努力似乎都是徒劳。

177.1%!这是4月21日欧盟统计局给出的2014年希腊政府债务占GDP之比的数据。这一数据不仅比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规定的60%上限超出约3倍,而且还较5年前,希腊债务危机爆发时的初始数据高出了逾60%。  在经过5年的救赎行动后,这一创纪录的冰冷数据却给了债权人一个残酷的现实——没有债务减记,一切努力似乎都是徒劳。

厄运循环

在债务危机爆发的5年中,希腊政府共收到了来自欧洲央行、欧盟委员会以及IMF所组成的“三驾马车”共2400亿欧元的资金援助,与此同时它还得到了来自债权人1000亿欧元的贷款。虽然这些资金在危机爆发的初两年里,似乎让希腊政府的账面看上去好看了一些,但是却并没有从实质上让希腊政府的财政状况恢复健康。凭借着募集来的大笔资金,以及一系列的紧缩政策,2011年希腊政府的债务占GDP之比下降至140%附近,然而希望凭借举债实现债务缩减只能是昙花一现。2013年希腊政府债务占GDP之比再次攀升,超过170%,2014年达到了177.1%。“三驾马车”与国际债权人向希腊注入的“流动性”不仅没能将其拉出“危机漩涡”,而且在某种程度上还加快了其下陷的速度。

虽然“三驾马车”一直强调是它们的贷款帮助希腊度过了债务危机,但是资金的终流向却似乎将事实引向了另一个方向。希腊获得贷款的绝大部分资金都被用作了支付贷款利息和本金。事实上,在过去两年的时间里,流入希腊的全部资金一直都是以这种方式循环往复。而财政紧缩政策为希腊政府创造的财政盈余也被转交给了债权人。希腊政府不仅没能成为希腊危机的拯救者,反而扮演了一个“卧底”的角色——在将债权人借给其的贷款悉数交回后,还用提高税收、降低福利等政策为其募集到了利息收益。这不仅导致了希腊失业率从危机前的7%飙升至27%,也导致了希腊政府5年内的三次易主。然而这还只是希腊厄运的开始,糟糕的情况是,希腊也许将永远无法偿清所欠债务。

在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看来,希腊能否偿还债务,这不是一个道德问题,而是一个经济问题。“如果想解决危机,让希腊具有偿还债务的能力比恐吓其退出欧元区更有效。”克鲁格曼说。

欧洲着名智库布鲁盖尔也得出了与克鲁格曼近似的观点。在他们看来,没有允许对私人债权人持有的希腊债券进行减记,是IMF在解决希腊债务危机上犯下的错误。2012年,当希腊因深陷债务危机首次萌生“退欧”念头时,曾提出债务重组计划,但是以IMF为首的“三驾马车”以担心造成全球金融混乱为由拒绝了这一方案。取而代之的是将私人债务转化为公共部门债务,并由“三驾马车”为其提供贷款来进行债务偿付,这一方案不仅没能降低希腊的债务负担,而且作为贷款附加条件的紧缩政策还削弱了希腊的偿债能力,导致了希腊公共债务的进一步飙升。

布鲁盖尔认为,当前的首要任务就是避免希腊陷入债务和通缩的恶性循环。在他们看来,IMF应该对自己当初犯下的错位进行改正,尽快对希腊政府的债务进行减记。

虽然“三驾马车”中的IMF和欧盟委员目前对于债务减记仍持有强硬立场,但是其中的另一驾“马车”却在松动,在挽救欧元区上不遗余力的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在日前的发布会上已经表示,欧洲央行将在合适的时机重新考虑对希腊的债务减记。

两败俱伤

面对创纪录的债务负担,希腊政府与欧盟方面不断地进行着“摸底测试”。而退出欧元区则是希腊政府的“底牌”。虽然目前大多数投资者仍认为这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但是越小的概率就越容易掀起轩然大波。

与2012年次遭遇“希退”威胁,欧元区表现的惊慌失措不同的是,此刻的欧元区已经在自己与希腊之间树立起了三层“防火墙”,包括欧洲金融稳定机制(ESM)、直接货币交易计划(OMT)、银行统一监管联盟(SSM)等在内的一系列措施都会有效保证将希腊退出欧元区所引发的债券抛售风险降至。这也是目前欧盟对于希腊“退欧”之所以表现强硬的“底气”。

然而,一旦退出欧元区,被隔离在“防火墙”外的希腊则会瞬间失去所有的保护。投资者对于希腊偿债能力的信心将会崩塌,资本会疯狂外逃,届时希腊政府也许不得不效仿冰岛和塞浦路斯政府对资本实施管制,但这却会进一步导致对国际资本依赖严重的希腊银行业出现破产潮。与此同时,退出欧元区还将让希腊面临另一个棘手的难题——它将使用何种货币。希腊政府也许不得不恢复使用原来的货币德拉马克,但是该币种将会面临大幅贬值的危险。货币贬值不仅让希腊更加难以偿还债务,而且还有可能在其国内引发通货膨胀,让希腊陷入另一场危机中。

面对退出欧元区的希腊,凭借“防火墙”的保护,欧元区也许可以“隔岸观火”,但是它却无法彻底杜绝“引火烧身”的后患。

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决定将会激发投资者对于欧元区是否仍是一个值得信任的货币联盟的质疑。而这种质疑很有可能会波及与希腊有同样问题的意大利、葡萄牙等国的债务评级。希腊财长瓦鲁法斯基曾发出警告,如果希腊被迫退出欧元区,其它国家将不可避免地随之离开,欧元区会土崩瓦解。“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将成为一个证明,证明欧元区不会永远存在。于是,大家不得不时时刻刻考虑欧元区解体的可能性,那些财政更为健康的国家的国债将受到追捧,而与之情况相反国家的国债则被抛弃,这会在更大范围内引发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苏格兰皇家银行欧洲汇率策略师麦克利兹说,“这种连锁反应的后果往往难以用一个具体的数据来估算。”

虽然欧盟为希腊退出欧元区搭建了强大的“防火墙”,但是“防火墙”能帮助欧元区的只是降低在经济上的损失,而对于欧元区这一凝聚了欧洲经济一体化梦想的伟大政治实践而言,任何成员的退出都意味着梦想的破灭。

解决希腊债务危机也许只是一个经济问题,但是解决这一经济问题却需要欧洲领导人拥有极高的政治智慧。

成都幼儿师范学校
矮马养殖场
街机六狮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